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 文化频道 > 思想 >> 正文
谁之大学:从厦大限流门禁到中大草坪禁令
时间:2015-12-26 23:11:20   来源;凤凰网  
广州中山大学礼芳堂及大草坪。 东方IC 资料图 上周,中山大学关于“草坪禁入”的规定引发了舆论热议。 事情的导火索为12月11日,该校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的王进教授带着2015级博士生到草坪上课,遭到学校保安“驱赶”。王进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描述:&l..

广州中山大学礼芳堂及大草坪。 东方IC 资料图

上周,中山大学关于“草坪禁入”的规定引发了舆论热议。

事情的导火索为12月11日,该校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的王进教授带着2015级博士生到草坪上课,遭到学校保安“驱赶”。王进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描述:“保安就过来赶我们,说学校规定不允许上草坪,如果我们不走,保安就说要开草坪的浇水系统赶走我们。”

当天,中山大学保卫处通过微博ID“平安中大”称“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校园应该高雅有品味”。

12月12日,微信公号“中大精神”的一篇名为《中大草坪问题是文化之争》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作者正是王进。在王进看来,校园里再高雅不过的是随处可见坐在树下读书的学生,围坐在草地上上课、讨论问题的老师和同学,倚偎在一起弹着吉他、唱着歌的情侣,和在草地上打滚、吹泡泡、放风筝的孩子。“没有了这些东西的校园是不高雅、没有品味的。”

双方显然在“何为高雅有品位的校园”方面,具有不一样的理解。

新京报发表的文章《中大草坪,为何“橘在淮北则为枳”?》指出,西方草坪文化的兴起,与中世纪封建领主和教会神父坚信《圣经》伊甸园中绿草如茵、无边无际有关。那么,按照伊甸园理想做出的草坪,想来是供老幼妇孺在上面嬉戏玩耍、读书小憩的,而不是供大家观赏之用的。

事实上,这并非中山大学的“草坪禁令”第一次引发关注。据广州当地媒体报道,中大于去年4月制定了《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暂行办法》(讨论稿),其规定“谢绝嬉戏打闹、逗弄儿童、在草地上休闲纳凉和游戏娱乐等行为”成为学生热议的焦点。接着在5月份,该校校长办公室正式公布《中山大学关于印发〈中山大学校园管理综合治理实施办法(试行)〉的通知》,在讨论稿的基础上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对原规定予以保留,并特别加上了“不得践踏草坪”的用语。

王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坦言,自己去草坪上课前就知道保卫处的“草坪禁令”。“以实际行动进行抗议啊,希望能产生示范效应,大家都去草坪上课,草坪禁令就很难执行了。”这是他的第一次“抗议”。他还提到近期亲眼在中大北门目睹了婴儿推车也被学校禁行。“永芳堂前的广场从来都是小孩子玩的地方,现在保安也不停地驱赶带小孩的老人、推着婴儿车的人。”他显然对大学校园的开放性不足,有所不满。

在王进看来,“大学是全社会的,正因为城市绿地少,大学才更有责任向公众开放,这是大学的社会责任。不文明行为可以制止、可以教育、可以以身作则。”

对此,一位不透露姓名的中山大学保卫处工作人员认为,“大学秉承着‘开放’的理念,杂七杂八的人都会进来……他们对学校文化的‘侵犯’,直接导致了校内师生无法享受‘大草坪文化’”。他还表示,“据我所知学校的发展方向,就是想让学校成为一块尽可能远离俗世的净土,我们无法做到像美国那样,荒郊野岭开个校园,直接免去了很大程度上游人的‘骚扰’问题,也因为自身文化和规划的约束,无法直接把学院插在小区里,所以只能一步步地来。这对于现阶段校内师生享受公共空间是不好的,但被‘棍棒’打的次数多了,有记性了,你才不会肆意践踏草坪,也才能让大学文化逐渐渗透到市井之中,才能让校内师生更加自由地享受校园的清新。”

显然,并非所有的师生都赞同在草坪上上课。据北京青年报,该校2011级哲学系的魏同学表示:“草坪开放是好的,但弊端也很多。”他认为,很多人在享受校园美景的同时,并不知道如何保护这种美好。“比如,常有一些人推着婴儿车来永芳堂前的草坪晒太阳,人走之后,草地上一片垃圾……这些校外人士对我们的困扰是我亲眼所见的。”

该校中文系研二的徐同学说,禁止进入草坪一来为学校节约了维护费用,二来也能维护校园环境的整洁和纯净,“中大有很多草坪,这么多大草坪在国内高校可能是难以见到的,它们被保护得很好,所以很美观。”

对于“踏进草坪”对草坪环境的影响,王进认为垃圾可以清理、人数太多也可以调节。

但他最终认为,中大草坪问题不是园林绿化的问题,其实质是文化之争。“凭什么保卫处可以把他们的‘高雅有品位’的标准当作是唯一标准,在校园里强制执行?而我们大家就必须接受和遵守呢?”他还提出“文化的分歧不能靠强制来解决,而只能靠沟通,先从有共识的地方开始。”

这一争议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不久前的厦大门禁之争。11月7日,专栏作家贾葭在网络发表了《花20块钱进门的大学永远不配一流》一文,写自己游览厦门大学遭遇“限流”,即便愿意刷身份证也无法进入厦大;而另一边,学校保安放任各种“黄牛”收钱,通过翻墙、带路等手段进入校园。他还提及北京大学等高校也搞刷身份证入校措施,“大学凭证登记进入,我坚定地认为这种所谓的管理严重违背了大学精神,是对大学的戕害。”

贾文迅速引发厦大校友的批评与辱骂。甚至有人在百度贴吧发帖称,“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校门口立个牌:贾葭与畜生谢绝入内!”学生支持限游的立场,主要是认为学校的首要功能是教育,然而紧邻知名景点南普陀寺的厦大校园也被当做了配套景点,游客的参观和某些低素质不文明行为已经严重打扰学生的安宁。

由此可见,大学的正常教学秩序与国民的参观权利之间,大学的“公共性”、“开放性”与教学环境的品质要求,如何在技术上做平衡,势必在长时间内成为持续被探讨的问题。

上一篇:齐泽克、汪晖 等:共产主义假设与 下一篇:两性大师约翰·格雷:“婚姻有效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点击
  • 图片新闻更多>>
    About NetEase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认证查询
    Copyright©中通恒升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231899 QQ:2720286122 邮箱:zgbxjd@126.com 京ICP备17027848号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