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 正文
萨维尼为什么这样红?
时间:2016-03-23 07:58:57   来源;  
  德国发行的萨维尼纪念邮票。陈夏红学法不知萨维尼,读尽诗书也枉然。萨维尼之于法学界,犹如牛顿之于物理学界、门捷列夫之于化学界、莎士比亚之于文学界。对于法学院的师生们来说,萨维尼便犹如法学研习的泰山北斗。如果没有他这个座标,我们的法学格局一定混乱很多。我一直很纳闷的问题是:古往今来法学家车载斗量,为..

  德国发行的萨维尼纪念邮票。

  陈夏红

  学法不知萨维尼,读尽诗书也枉然。萨维尼之于法学界,犹如牛顿之于物理学界、门捷列夫之于化学界、莎士比亚之于文学界。对于法学院的师生们来说,萨维尼便犹如法学研习的泰山北斗。如果没有他这个座标,我们的法学格局一定混乱很多。我一直很纳闷的问题是:古往今来法学家车载斗量,为什么只有萨维尼这么红?

  1779年2月21日,弗里德里希·卡尔·冯·萨维尼出生于德国法兰克福。他的家族属于当地望族,“萨维尼”之姓,本身就来自于当地一个名叫萨维尼的城堡。幼年时,他父亲担任地方长官多年,此后又出任法兰克福行政专区的枢密顾问。除此之外,萨维尼还从他叔叔那儿继承了数百万遗产。萨维尼确实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萨维尼13岁那年,父母双双撒手人寰,皇家法官、父亲的老朋友约翰·诺伊拉特成为他的监护人。诺伊拉特便成为萨维尼在法律学习之路上的领路人。他将萨维尼接到家中,与自己的儿子一道培养。诺伊拉特的儿子似乎并不争气,但萨维尼在法学的王国里却扶摇直上,最终成为法学星空里璀璨的星辰。

  1795年,时年16岁的萨维尼进入马堡大学法律系,开始科班训练。萨维尼在马堡大学听了两学期的课程,受民法学家菲利普·弗里德里希·魏斯影响较大。通过学习,这位将来的法学天才有了历史法学的基本概念。

  一年后,萨维尼离开马堡,来到哥廷根,成为著名法学家古斯塔夫·胡果课堂上的学生。当然,他与魏斯也未断联系,他会为听魏斯的课时不时从哥廷根回到马堡,后来干脆又转学马堡。据说魏斯极为欣赏萨维尼,曾公开表示,萨维尼是他教学生涯中最优秀的学生,在私下说萨维尼就是一个“学习的机器”。

  萨维尼用他的勤奋和好学,在学习的黄金时代,构建了基本的法学知识体系。那时候的萨维尼极具雄心,他甚至在给朋友的信中说,他要致力于成为一位法学改革家,成为法学界的康德。

  1800年,萨维尼以《论犯罪的竞合形式》为题,完成博士论文,获得马堡大学博士学位。这之后,囿于当时的招聘体系,萨维尼成了马堡大学的编外教师。年纪轻轻的萨维尼很快就征服了学生,他的学生中,就包括与他交往密切的童话家格林兄弟。1810年后,萨维尼转而执教于柏林大学,一度曾兼任柏林大学校长。

  如果没有后来的法典化论战及历史法学派的创立,萨维尼可能还是如其他法律人一样,默默无闻、小富即安地过一生。萨维尼之所以很红,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将自己的学理思考与民族前途联系在一起。

  关于19世纪之后的德国民法学,学界通行的代际划分基本上以50年为一段,分别是法典论争与历史法学时期、概念法学与德国民法典时期、自由法运动和法社会学时期以及最后的现代私法学时期。萨维尼之所以伟大,便是因为他在这段历史中,紧紧地抓住了那个时代的真问题,积极参与并主导法典论争与历史法学时期。

  1814年学者蒂堡率先发表《论制定一部德意志统一民法的必要性》,呼吁德国朝野各方致力于编纂一部适用于德意志各邦的统一民法典。萨维尼对此完全不同意,他立即针锋相对地发表《论立法与法学的当代使命》,认为制定民法典时机尚早,当务之急是建立“德国的”法学理论。

  萨维尼坚定地认为,法律是民族精神的产物,习惯法居于主导,所以德意志统一民法典的编纂,理应基于习惯法编纂,而不是法学家在书房里基于理性和知识而闭门造车。萨维尼提出,历史法学的基本纲领在于:第一,法律和语言一样,是民族共识的产物;第二,法律的历史,便是民族的历史,法律与民族同呼吸、共命运;第三,法律是基于民族经验而形成,而在这基础上法学才会自然产生。

  在这场大论战中,萨维尼创办了《历史法学杂志》,提倡对法律进行历史地研究,并以“作为学问的法学”为该刊物的编辑使命。就这样,围绕萨维尼和这本杂志,一个所谓的历史法学派逐渐形成,深深影响了后世德国法学的发展路径。

  因为这些观点,萨维尼也饱受争议。支持他的人认为萨维尼的思想前卫而务实,其历史法学观确实符合事实;而反对萨维尼的人则认为他就是各种反动、腐朽或抱残守缺的代名词。

  学海之外,萨维尼在公务领域也有所努力。普鲁士在1817年成立国务委员会,萨维尼被选为首批委员之一。此后,萨维尼先后出任普鲁士莱茵地区最高法院法官。只是,天不假人,萨维尼也不可能在治学与从政间均春风得意,尤其是1822年后他的身体出了很大问题,他不得不放下一切,前往度假胜地长期休养。

  可以说,萨维尼也因此因祸得福,他可以放下行政冗务,全力以赴投身于他的历史法学体系。萨维尼对历史法学派的更大贡献,在于6卷本《中世纪罗马法史》和8卷本《现代罗马法体系》。这两套大部头一部侧重罗马法历史,一部罗马法体系,以罗马法为基本精神资源,使得萨维尼成为用罗马法创立现代德意志法学的集大成者。

  1840年,萨维尼出任立法部长,彻底告别讲坛。他一贯对于理性法学、制定法学的反对,使得他在立法领域不可能有太大的成就,风雨飘摇的德意志,也已不复世纪之初几十年的从容。在时代的风口浪尖,萨维尼先后出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和内阁总理。但是,十万火急的革命形势瞬间就席卷了德意志。

  1848年欧洲革命爆发后,萨维尼彻底告别了政治生涯。在晚年,萨维尼完成《现代罗马法体系》最后几卷的写作,最终在1861年10月25日那天,挥手与世界告别。

(责任编辑:李振梁 HN063)
上一篇:静海全民读书系列活动圆满收官 下一篇:历史可以触摸到温度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点击
  • 图片新闻更多>>
    About NetEase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认证查询
    Copyright©中通恒升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231899 QQ:2720286122 邮箱:zgbxjd@126.com 京ICP备17027848号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