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焦点网企业频道企业诚信

首 页政策法规企业资讯地方产经深度报道企业创新维权曝光 企业报道招商引资创意产业企业家企业访谈地方商情商业纵横专家论点企业管理企业黄页

实案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热播震慑中国贪官(图)

2017-06-24 09:48:11人浏览字号:T|T
摘要:实际上,《人民的名义》跟从前的反腐剧比,虽然尺度空前,但跟现实的生活比,并不超前。国家现在是猛药去疴、重典治乱,从中央反腐倡廉的决心和力度看,这部戏是拍了刮骨疗毒,还没拍出壮士断腕。当然,我们也很难要求一部戏能走在中纪委和深改组的前面。

 

  老检察长陈岩石,虽在职级上受到不公正待遇,却仍一心为了群众。  

 

  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从“中弹不下火线”的缉毒队长腐化成了只关心仕途的高官。  

 

  原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出逃美国后却生活在黑社会的阴影下。  

 

  高育良和侯亮平从师生关系,逐步走到了对立面。  

 

  山水集团的美女老板高小琴,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  

 

  李达康前妻欧阳菁,或许是许多“官太太”的缩影。  

 

  光明区区长孙连城升职无望,寄情天文,被网友揶揄“修仙的孙宇宙”。  

 

  一个区公安局的局长,就敢滥用公权,狐假虎威。

  抛开娱乐狂欢,请认真看《人民的名义》

  【文化谭】

  编者按:《人民的名义》刷屏多日,在“达康书记”连水杯都成“网红”、上热搜的超级流量下,我们还是要严肃地讨论一些剧情之外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主旋律”能成为娱乐狂欢的对象?贫苦出身的官员真的更容易腐化吗?不看《人民的名义》的人,潜意识有漠视政治的因素吗?

  《人民的名义》优势在题材

  《人民的名义》虽然艺术性一般,但社会效应非常热,可以说“已经刷屏多日”。

  能让美食家印象深刻的菜肴无外乎两种,一种是黄蓉的“二十四桥明月夜”这类绝无仅有的好手艺:“先把一只火腿剖开,挖了廿四个圆孔,将豆腐削成廿四个小球分别放入孔内,扎住火腿再蒸,等到蒸熟,火腿的鲜味已全到了豆腐之中,火腿却弃去不食。”还有一种呢,是吃到绝无仅有的食材,譬如熊掌、象鼻、鹿筋、猩唇,吃时会倍感震惊。

  同样的道理,能让多数观众有共鸣的影视剧,无外乎制作和题材。《人民的名义》主要是后者的优势。反腐剧现在重现荧屏,已经是政策的胜利了。所以,虽然就叙事、剪辑、对话、导演功力上来看,《人民的名义》疏漏不少,但谁在乎呢?重要的是它拍了什么,而不是怎么拍。

  “旋律”先有真假,再分主次

  在传播学上,美国传播学者格伯纳认为电视作为大众传播媒介,它可以广泛培养人们关于社会现实的态度,代表并引导社会主流舆论,从而使公众意见趋于一致。

  但是,今天我们的电影电视界是怎么培养我们的呢?天天演宫斗、玄幻,帝王、穿越,从不睁眼看社会生活,一个比一个怯懦;还有胡编乱造的抗日,假模假式的奢华,鲜廉寡耻的耽美,毫无艺术家的良知,一个比一个可鄙。电影界大多如此,以金钱为行业信仰,电视界就别提了,打开每一个频道,大都是娱乐节目“扛把子”。

  再来看看《人民的名义》,它真的在反映社会现实,直击国家治理的痛点,这种良心剧,是真正的作品。在提到这部电视剧时,很多报道往往会在剧名前加一个“主旋律”的定语。什么叫主旋律?旋律首先是有真假,然后才分主次。所以,不管它怎么拍,谁来拍,公众都会叫它主旋律。结果,连我这种只看“动物世界”的人都坐下来看了。这就是红,这是真红。这是带有血色和体温的真实的红,不是涂脂抹粉的化妆的红。

  “尺度”不是指腐败官员的级别

  至于“尺度”,我们说的尺度大小,可不是论揭露腐败官员的级别大小,而是要看立意,是舍本逐末还是正本清源?是缘木求鱼还是得鱼忘筌?如果停留在好看、精彩、惊悚上,那不叫尺度大,那叫雷声大。

  如果说,记者从事的是发现事实的工作,而且是探索性的事实,目的是呈现个案的完整性和深度性,而不是推及总体的普遍性。那么对文艺作品来说,也是如此。

  实际上,《人民的名义》跟从前的反腐剧比,虽然尺度空前,但跟现实的生活比,并不超前。国家现在是猛药去疴、重典治乱,从中央反腐倡廉的决心和力度看,这部戏是拍了刮骨疗毒,还没拍出壮士断腕。当然,我们也很难要求一部戏能走在中纪委和深改组的前面。

  成为“网红”总比被“腹黑”好

  据说,饰演李达康的演员吴刚,成了“网红”。最近采访不断。网红是个什么概念呢?大多是因为一件事而被网民集体关注的人。这些年我们见过不少网红,正面的不多,负面的不少,深刻的不多,肤浅的不少,出彩的不多,出丑的不少。更悲剧的是,很多青少年也向走红看齐,不管是因为出乖露丑红,还是因为百无聊赖红,能红就好。把“被人关注”错认为是“受人尊重”,这是中国社会的文化认同高度鄙俗化的一个最深切的表征。

  虽说周围那些只关注偶像肉身明星脸的人,现在也追起了《人民的名义》这种政治剧,难得官场正面人物李达康成了网红,这很好,总比成为人民的“腹黑”好。在网上,这种正气之红,总比那些由审丑、娱乐、刺激、偷窥而捧起来的网红好。但话又说回来,在达康粉的阵营之外,育良粉、祁厅长粉也不在少数,这就需要好好研究一下了。

  然而,李达康红了,不是更为正面的检察官侯亮平、陆亦可,这是为什么?作为反腐剧的主角之一,最后居然是李达康的表情包红了,是他的水杯、长腿之类红了,而不是某种英雄观、价值观红了,这又是为什么?网上有一篇不知是粉丝的“饭文”还是营销号的营销文《达康书记到底是好人坏人?可他已是我的心上人!欧式双眼皮和GDP都由我守护》有一阶段刷屏,大致说明我们这个娱乐时代,其主流还是话语的狂欢,而不是精神的皈依。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说,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滑稽戏虽然比监狱快乐一些,但你的灵魂并没有得到更多的自由。

  看戏也别盯着出身

  从第二集就落马的“小官大贪”赵德汉,到剧情愈发明朗时接连出现农民家庭出身的贪官,有评论质疑,这是在抹黑贫苦出身的人,强化原生家庭的重要性。

  虽然从成长心理学的角度看,出身贫寒,更难抗拒金钱的吸引力,犹如久饿之人,见到盛宴更容易吃得过饱;但一个人是不是变坏,跟他的朋友圈关系更大。那个丁副市长和祁厅长平常都交什么朋友?“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他们成天泡在唯利是图的朋友圈里,呆在奸商群里,想要不堕落就难了。

  看人不能只看贫苦,看戏也别盯着出身。好人坏人,不是一出生就决定的。坏人一开始都是好人,包括《人民的名义》里那些贪官污吏。再说,老革命陈岩石,不是出身也很贫苦吗,怎么没腐化?还有很多基层干部、下岗工人,也都算是苦出身。但是,很多我本良善的官员,为什么一个一个堕落下去?一个贪官,由善到恶,由廉到贪,和官场风气、政治生态大有关系。这个政治生态的“朋友圈”更为广义、也更为致命。

  希望年轻人们多关心政治

  我有些学生不看《人民的名义》,或许是因为个性,愈是热门的内容,他愈是拒绝。

  现代民主理论认为,政治参与是公民沟通政治意愿、制约政府行为,从而实现公民政治权利的重要手段。这种参与性,其实也是一个政治系统稳定运行的保证。而政治参与的基准是关心政治,如果你不关心政治,有很多可能,可能是你缺乏公民素养,也可能是你太忙,例如有韩剧、美容、饭局、找工作之类更大的事要操心。

  当然,还有一种很大的可能:你在潜意识里抗议。政治参与有很多表现,其中有一种称为“政治不参与”(political nonparticipation)。但是,我还是希望年轻人们多关心政治,例如最近可以看一眼这部电视剧。当然,今后如果你们关心国家大事,应该争取写一部更好的。我看,拉扎斯菲尔德的“人民的选择”,作为剧名就挺好。

  □杜骏飞(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

相关阅读:

 
 

企业报道维权曝光地方产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