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财经   国内财经   财经观察   消费指南      理财资讯   财经视频   股票信息   专家点评      投资策略   基金动态   业界声音      证券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方财经 > 正文
楼继伟卸任财政部长 三年来财政改革扎实推进
时间:2017-06-04 10:36:13    来源:    浏览次数:    财经首页    我来说两句()

  楼继伟卸任财政部长 三年来财政改革扎实推进

  记者 祝嫣然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7日经表决免去楼继伟的财政部部长职务,任命肖捷为财政部部长。

  自2013年3月出任财政部部长后,三年任期,楼继伟一直致力于新一轮财税改革中。消息公布之前的11月4日,楼继伟在北京的一场研讨会上表示,中国现代财政制度建设迈出实质性步伐,预算管理制度改革取得决定性进展,税收制度改革进展明显,财政体制改革稳步推进。

  如今楼继伟谢幕,财税改革依然任重道远。多位专家表示,财税改革既是主角,又是配角。财税改革不仅要改好财税制度自身,还需要为其他改革提供支撑。需要站在时代和中国发展阶段的高度,对中国的财税体制进行一次重构。

  财税改革全面启动

  楼继伟和财政改革之间颇有渊源,他亲自参与过1994年分税制改革和外汇管理体制改革。

  在出任财政部部长前,楼继伟历任上海体改办副主任,国家体改委宏观司司长,贵州省副省长,财政部副部长,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

  在担任财政部长期间,楼继伟推动了多项财税制度改革,包括改革预算管理制度,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建立政府性债务管理体系,探索建立权责发生制的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加强财政结转结余资金管理,盘活财政存量资金等。

  在税制改革方面,楼继伟推动了全面开展营改增试点、推进资源税改革试点、环境税改革立法;探索建立地方税体系,推动房地产税制改革;研究推出综合和分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改革等。

  楼继伟在2014年对媒体表示,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不是政策上的修修补补,更不是扬汤止沸,而是一场关系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深刻变革,是一次立足全局、着眼长远的制度创新和系统性重构。

  楼继伟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今年两会期间财政部记者会上,楼继伟表情丰富,时而严肃,时而活泼,随后他的表情包在网上广为流传。他的率直和随性,不同于一些公开场合辞令娴熟的官员——楼继伟的一些公开言论会引发外界争议。

  三年来财税改革

  在楼继伟任财政部长的这三年里,"财政"的定位从财政本身上升到"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

  在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和财政部的具体执行下,一批颇受社会关注的财税改革方案陆续出台。

  2014年6月,《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经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财税改革三大主要任务明确:改进预算管理制度,深化税收制度改革,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关系。

  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初,国务院先后印发《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改革方案》、《关于改革和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意见》,改革方案逐步落地。

  2015年起,新《预算法》正式实施:建立三年滚动预算编制制度,加强中期财政规划管理;完善政府预算体系,实行全口径预算;改进预算控制方式,建立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健全透明预算制度,全面推进预算公开;完善转移支付制度,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

  在税制改革方面,楼继伟曾公开表示,税制改革重点锁定六大税种,包括增值税、消费税、资源税、环境保护税、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

  2016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建立现代财政制度三大任务中最模糊的一个——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总体方案终于浮出水面。

  2016年5月1日起,我国全面实施"营改增",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7月1日起,实施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及水资源税改革试点。

  2016年7月,楼继伟在成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税收高级别研讨会上表示,将义无反顾地推进改革所得税制和房地产税制。11月4日,楼继伟在北京表示,环境保护税、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等改革也正在积极推进。

  此外,楼继伟担任财政部部长期间,还完善了中央和地方事权及支出责任划分,全面推动积极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促进在公共服务领域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完善财政投入及管理方式。

  改革任务依然艰巨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三年来,中国财税体制改革全面启动,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有些方面的改革比预期的要早要快。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税制改革、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关系都按照既定的目标有序推进,尤其是全面推开营改增,实施大规模地减轻税负,也是我国现代税制的进一步完善。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邓淑莲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近两年在预算公开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财政透明有很大进步。新修订的《预算法》、《国务院关于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决定》,建立了预决算公开的法律和制度框架,而中央政府层面不断加大预决算公开力度。

  杨志勇认为,下一步改革任务依然非常艰巨,财税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一环,需要其他改革措施的配套,其他改革也需要财政资金的支持。

  "也有些人说改革比较慢,但是改革是有规律的,如果条件不成熟,贸然推进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需要协调各方面的利益。方案的制定和实施过程既有利益的关系,也有纯粹技术上的因素。"杨志勇说。

  新财税主义理论提出者、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治理研究项目负责人高连奎表示,改革效果虽然明显,但总体来说目前的财税体制仅局限在一个点、一个税种的改革,我们需要的是一次顶层设计层面的财税改革,这样才可以让大多数人受益。

  关于继续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方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教授庞凤喜表示,我国实体经济领域仍然需要减税减费和减负。因此,在税制建设上,应通过着眼于面向自然人的税收征管体系建设,加强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社会保障税等税种建设,努力提升直接税比重,优化税制结构。在财政支出管理上,应通过明确基础养老金的中央财政责任,尽快推出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

  杨志勇表示,如果财税改革举步维艰,那么其他改革同样会裹足不前。财税改革既是主角,又是配角。财税改革不仅仅要改好财税制度自身,还需要为其他改革提供支撑。财税改革需要有全面的、更接地气的一揽子方案,分期分步实施,让短期与中长期改革方案实现有机结合。

  楼继伟在其新著《中国政府间财政关系再思考》的序言这样写道,政府间财政关系问题研究起来相对容易,但解决起来需要长期不懈甚至几代人的努力,对我国这样的大国尤其如此。

关键字:[db:关键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上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