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影视 > 产业票房 > 正文
专访《从天儿降》魏楠:做导演真的太可怜了
时间:2015-12-21 01:13:47    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浏览次数:    娱乐首页    我来说两句()

网易娱乐12月7日报道(文/王梅 图 视频/李道忠)《金陵十三钗》上映时,魏楠特地跑到电影院看了电影。电影结束后,影院的人基本上走得差不多了,扫地阿姨也进去清扫,魏楠留在最后,等到片尾字幕出现自己名字的那一幕,拍照留念。作为金牌预告片剪辑师,近几年来,在电影院电影结束后,几乎有一半以上的电影片尾都会出现魏楠的名字。

《从天儿降》12月4日上映,这一次,他不用等到最后。作为导演,魏楠的名字在片头第二条就已经出现。在CBD万达影院《从天儿降》的首映8号厅里,魏楠双手抱在胸前,倚在影厅过道的墙上,观察着观众的反应,那种感觉就像极了厨师端出自己烹饪的菜肴,等着食客抬起筷子品尝后做出品鉴。

和近一年来的新晋导演相比,魏楠没有经历因为个别演员的原因导致影片中途重拍抑或推迟上映的局面,但新担导演的魏楠也在开拍前被某一线女星晃点,临时找人救场。而为了拍好片子,魏楠也把自己出道近30年积累的人脉刷脸刷了三分之二。

之前,魏楠认为自己是预告片剪辑行业里地大腕儿,导演都得哈着他。这一次导演处女作经历让魏楠对导演身份的认识有了大反转,他说以后如果再剪预告片,“绝对会给导演端茶倒水”,“让干嘛就干嘛”,“肯定好好帮做”。为什么?魏楠说,“做导演真的太可怜了,真的是太辛苦了。”

谈初衷:相当导演很多年

网易娱乐:当时是什么契机想要去拍这部片的?

魏楠:其实我一直都挺想做个制片人的,也挺想做导演,就是挺想把控全局做一个电影。其实这个电影应该不是我平时的风格,我喜欢打打闹闹的那种电影。这次正好有一个机会,我自己生了孩子之后,就特别想把一个新的生命的样子,和那种可爱,那种天真的东西传达给我们认识的所有的人,传达给观众,所以就选择了这个《从天儿降》这个剧本。然后加入了一些比如说类似车祸、外星人这种好玩的一点点的商业元素在里面。正好我对孩子又有了解这么多年,所以就做导演了。

网易娱乐:台上您说您准备这部戏准备的挺辛苦。

魏楠:一年半吧差不多,筹备了一年半。磨合剧本大概磨合了半年多,写,写了三四个月,因为这个故事其实是很简单的故事,就是带小孩嘛,都特别简单,我就把我想法全写进去,然后让编剧来去把它写成一个剧本,小四帮着我改剧本,改台词,这个大概花了有半年的时间。然后筹备就是我先找到了子怡,我说我要拍个戏,你得帮我个忙,因为我说我在外界不是大明星,所以不见得有人认识我,在业内可能还凑合,外面是不行的,你得顶我一把,子怡说没问题,OK。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然后我就想关于这个剧本,包括现场把控怎么办,我就想到了郭敬明导演,就是小四爷,他也二话没说,OK,没问题,我帮你。然后我说现场我是新导演,找不到感觉怎么办?OK,我又找到了陈正道导演,陈正道导演二话没说,魏楠没问题,我顶你。这些都是我以前经常合作的伙伴,没问题,我顶你,我陪你现场拍去,我要不然当执行导演都行,正道就这么仗义。

这些人都来了之后,我开始选演员。这四个演员大概要花了,主要那位大腕儿耽误了我确实挺长时间的,晃点了我一把,然后这四个演员差不多协调了有五个月的时间吧、四个多月,五个月,就把档期能协调到一起,因为艺兴他那边演唱会呀什么的,他档期太难拿了;然后冬冬有自己的电视剧,又有自己的节目,又有自己的电影,他又中间又去参加节目,档期想要协调在一起特别难,一年半的时间吧,开的机。

谈制作:子怡消除了每一个人对我的质疑

网易娱乐:这个剧本有哪些细节、故事打动到你?

魏楠:这个剧本是我跟我哥我们两个人写的,郭敬明导演帮我们改编,包括写台词。当时在写的时候,有特别多好玩、打动人的地方。比如说教你怎么去带一个六个月、八个月生的孩子。其实最打动人的还是这四个年轻人通过这个小孩成长了,对社会和世界的价值观有了特别大的改变,其实就是责任和爱心。

网易娱乐:这部电影当中有哪些情节、故事是您自己亲身经历过的?

魏楠:类似小孩如果睡不着觉,他老哭或者饿,你怎么办呢?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你开着车,小孩坐在后面,夜里,你只要开车他就高兴,因为小孩都爱坐车,这种晃的感觉,然后一过减速墩,咕咚一下,其实就跟摇篮一样。我以前哄孩子有过这种事儿。包括小孩第一次拉屎、第一次尿尿,你怎么办?你要换尿布,然后你还得看他那些特别恶心的东西,电影里头我们四个演员,两个男孩、两个女孩,除了小璐以外,那三个人是真的没有见过的。其实这三个人所有带小孩都是本色演出,都是特别真实的。包括那个东西(屎)呀,和尿什么的满天飞什么的,都特别好玩。

网易娱乐:那作为也是制片人之一的章子怡在这部影片拍摄前后,给予这部影片一些什么样的帮助或建议?

魏楠:因为我是一个新导演,所以不管是在幕后幕前的每一个人对我的质疑,这我是特别能理解的。子怡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消除这些人的质疑。“我跟魏楠我们两个在一起呢,我们两人加在一起,能相当于是个半新导演了吧”,她说过这个话,包括再跟所有我们主创人员,就是排除很多人的质疑,包括投资方也是。子怡她是一个北京女孩的那种正常仗义劲儿一直都在。

网易娱乐:您是金牌剪辑师,这个拿到电影上来说,有什么样的优势呢?

魏楠:其实优势不多,因为我觉得隔行如隔山,做导演跟做剪辑完全是两回事,我等于是一个纯的新人来做这个电影,特别新。遗憾肯定得有,但是等于这次拍摄所遇到的困难,学习到的东西,我下次再重新,就可能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网易娱乐:能分享一下是哪些遗憾?

魏楠:做导演你的掌控力吧,所有你得所有的人的,他自己的责任、自己的职责都必须要完成,我可能选错了一些人。比如说类似于我这杯咖啡要放在桌子上,可能道具给我拿的咖啡不是我要的东西,就很多特别特别多的遗憾这个电影。但是呢,救了我们这个电影的,就是四个演员和这个小孩。所以我觉得做导演真的是一个特辛苦的事儿吧,我也不能说遇到什么类型的困难吧。很多次都是要开机了,今天不能拍了,因为哗哗一大堆原因。

然后场景,全剧组的人都知道,每次剧组隔三天五天的通告上右边就会写一句:这个场景是导演亲自去刷脸来的,请大家注意卫生。因为就不收钱吗,因为我是制片人,这个场景超支了,我怎么办?我不能自己掏钱再往里放了,OK,我就自己夜里头两点收工,开着车回到北京,跟这个场景的人去谈,能不能免费帮我一次?刷脸嘛。等于我有三四次都是临时拍到半截,夜里回到北京去磕场景。

这些都是特小的事儿,每天拍摄是早上六点,演员化妆,六点我们全都到现场,对一遍戏,一个小时。七点钟演员化妆,然后我跟摄像指导,美术指导我们在一块研究调度,包括怎么拍。OK,八点钟开机,一直拍到夜里两点,每天这么循环的去拍。四个演员,包括我们的小孩也真厉害,真能陪我熬。

谈困难:被一线女明星晃点

网易娱乐:这四个主创是怎么确定的?

魏楠:冬冬之前我做《小时代》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我跟我老婆看过他的《一年级》,带小孩,看第一集我说就是他了,肯定必须得是陈学冬。我就托朋友,我们一块聊,最后冬冬看完剧本之后,哎呀,这个太适合我了,我一定要演,等于冬冬就来了。来了之后我们就再选另外一个男孩,能跟冬冬在一起的。最终是郭敬明导演介绍给我张艺兴认识。我一看张艺兴的样子,第一次聊天,一上来给我鞠了一大躬,鞠一躬,特别客气。但是那种傻的那种呆萌劲儿,我一看这不就是电影里乐意的角色吗,给他看完剧本,他说导演这没问题。等于就很顺利,在冬冬和艺兴这块。

另外一个角色是小璐,当时为什么选小璐,是因为这个电影里的陆米嘉,就是艺兴的女朋友的角色,本身就是要是一个比艺兴大的,然后会照顾男孩的,姐弟恋的一个概念。正好小璐那种感觉,她也带过孩子,和艺兴俩在一块还能有点那个火花,挺好玩儿。然后小璐一急,真的在现场都是,小璐真的一生气,艺兴真的就这样了(一缩),所以完全就是,这三个人的人物,完全就是按照这个设定去选的,特别准。

姜雯呢,其实我应该代表我们剧组感谢她一下。刚才还问到什么潜规则什么的,我觉得这事儿挺有意思,就是姜雯本来不是她,这个事儿我们全剧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儿,但是我说这事儿不能外传,大家都是同行业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我也能理解。当时是我跟姜雯,我们大概有见了,圈里人都知道,我大概最少件了得有300个女孩,就是是和这个电影的,我一直在找,我想用新人,因为我觉得我是新导演,我怕万一我控制不住演员怎么办?我就想用一新人。结果选中了姜雯,而且她特别适合那种二劲,因为这个电影里墨涵的角色就是一个二货,死二的黏着陈学冬这么一个角色。当时我们见第一年,我觉得你这个,你这就是一个二货呀,一说话“导演,我叫姜雯”什么的就那种范儿的,特别是在。

但是当然最后因为她没名气吗,我一个新戏就会有很多压力,你未来票房怎么办,我投资了这么多钱,那就用明星吧,我用我这张老脸去刷吗,因为毕竟我之前做宣传片,做很多东西,在圈里头还有一点点小小的面子,所以我就去找一线女星吧,找到之后都谈好了,我这脸也刷了,但是两周吧,我当时一想起这事儿,我现在就哆嗦,所有的人都开始了准备,钱什么所有的都到位,景都看好了,突然跟我说档期有问题。我一说到这个事儿我就哆嗦,不好意思,特别生气我现在。

然后我怎么办,当时我们全傻了,我自己就疯了,我又是制片人,又是导演,我怎么办?我这时候突然想起来,OK,有一个姜雯在,她适合这个角色,我就说服了所有的人,我说现在没办法,我给姜雯打电话,她说“啊,真的?”其实这对她还是一个挺好的一件事,但是其实她呢,真的是来救了一个场,让整个我们这个戏能顺顺利利的开机。而且在现场她是新人,那肯定是特别的谦虚,而且大家看电影就知道,她的表演你看,绝不是新人的范儿,一看就是一个特别合格的演员。所以这个我还真的是代表所有人去感谢一下姜雯,刚才问的那个问题,有点没意思,什么在台上说到潜规则,我们这个戏没有这一说。

网易娱乐:这部电影拍摄当中最大的难度就是要拍小孩的戏?

魏楠:对,特别的难,就是拍小孩,他无意识你怎么办?你让他干嘛他就不干嘛。拍小孩最可怕的其实就一个字儿——等,你等一分钟其实就是钱呀,每天剧组一百多人,等于就每天都在等。等完了我就得哄他让他高兴,因为这里面小孩哭的少,我就是得让他高兴。观众看到小孩一乐是特开心的,那他怎么能高兴?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做这些工作。

网易娱乐:最久的一次等了多久?

魏楠:我记得有一次是晚上吃完晚饭,我们家小宝(戏中的小baby)就睡觉了,怎么叫都不醒,一直等到十一点多。那我拍什么呀?我的计划不能打乱,我第二天得拍别的东西,我不能把第二天挪到第一天,那道具很多东西都不对,所以大家都在等。就是我们来等待小宝睡觉呀,等待小宝能不哭呀,其实拍小孩,让小孩哭是最简单的,轻轻的掐小屁股一下就哭了。所以我觉得电影能够顺利的上映,我就已经特别开心了。

谈转型:做导演真的太可怜了

网易娱乐:当时想做导演时想过你要拍第一部电影是什么样的?

魏楠:我之前一直都是做剪辑师嘛,没想过导演的事儿。后来2010年的时候,我就说如果我要拍一个电影,拍什么呢?拍个武打片,或者拍个什么《星际穿越》这种科幻片,类似这种的东西?后来我一想,我觉得还是得先从一个好拍一点的电影来去选择。正好那会儿又生孩子了,又有孩子了,所以对孩子那种概念,让我第一件事儿就想,一定要拍一个新的生命能够给你带来什么,能够让所有的观众看到一个笑还是多可爱,你是不是能够回家生个小孩去?正好咱们国家也开放二胎政策了嘛,等于我希望让所有人看到这些东西,就选择了《从天儿降》。

网易娱乐:刚发布会上听郭敬明也说,这部电影您最后也参与了剪辑?

魏楠:嗯,全片的剪辑,当然我公司还有剪辑指导,包括全片的特效制作、包括预告片制作、海报制作,基本上都是我来把控大家,包括我自己来剪的做的这一套东西。反正这部电影,我觉得片头应该名字每个工作后面都应该有我一个名字,然后片尾应该每一个工种都应该,除了司机我不是,剩下的都当过了。

网易娱乐:我听说先前有一部电影上映时,电影结束大家走了,你留在最后,拍了照片,就是拍字幕滚动到后面你那一列名字,这是什么时候,哪一部电影?

魏楠:好早以前了,应该是《金陵十三钗》吧,因为那个电影宣传比较大嘛,我看大家都知道,我也去自己看了一下,然后我就等到最后片尾的时候,我记得应该是那个片子。

网易娱乐:这次的名字在应该会在片头,会很早就出现,这种感觉会不一样?

魏楠:成就感吧,但是因为我第一次做导演,之前我做预告片,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在我们那个行业里的大腕儿,导演来找我都得哈着我那种感觉,甚至我是在指挥导演工作,我觉得这样就得这样,导演你没有我懂,我是这么一种状态。这次我自己做导演以后发现,我从此以后如果再演预告片,我绝对会给导演端茶倒水,您让我干嘛我就干嘛,我肯定好好帮你做。为什么?做导演真的太可怜了,真的是太辛苦了。正好,我这次拍还选择了最难拍的一个,就是无法控制的一个六个月的小孩,等于在现场我每天都是一个疯子的状态。

谈市场:全中国所有的电影都叫粉丝电影

网易娱乐:谈到小宝,之前《宝贝计划》里也有一个小baby,也是这种合家欢喜剧,观众可能会比较,你会有这个担心吗?

魏楠:第一,我说实话,这个没有骗人,我真的没看过那个电影,我没有参考过他的那个电影的东西,我都没看过,但是我知道。我觉得观众看过电影之后,你就会能感觉到,我们这是一个非常原创的一个电影。我觉得肯定跟他是不一样的,应该不会有桥段是一样的。因为这个小孩其实,虽然他是主演,但其实他是一个催化剂,是带动着这四个年轻人成长的事儿,所以其实还真的主要说的是这四个年轻人。

网易娱乐:您刚才也说选择陈学冬、张艺兴就是咱们现在说的小鲜肉,都是一些可能蛮有票房号召力的人,会担心被大家说是粉丝电影吗?

魏楠:我觉得粉丝电影,你每一个电影都有大腕儿吧,我们举别的电影的例子,假如说那些一线大腕儿们的电影,那不也都是粉丝嘛?其实我觉得一个电影除了粉丝以外,还是要看它本身说的是什么,然后它的内容能给你带来什么。有的电影是给你带来一个欢乐,有的内容是给你带来那种,就是让你看完了之后有共鸣、有感觉。你说粉丝的概念,我觉得全中国所有的电影都叫粉丝电影,你包括好莱坞的电影,它没有明星的电影你看嘛?所以全世界吧,所有的电影都叫粉丝电影。

网易娱乐:因为大家有一种感觉,现在的电影市场都是被粉丝、大数据还有大IP引导,这样的环境,您怎么看呢?

魏楠:我的感受,觉得我自己吧挺惨的,为什么呢?因为IP,有大的IP,有一个好的群众基础的小说,或者类似于《夏洛特烦恼》那种的,有群众基础的电影,反而怎么拍都能卖钱,我恰恰选择了一个纯原创剧本。所以我觉得我当时特别后悔,我说我真应该买本小说去,不就是花钱,跟投资方说,你看这个怎么怎么着,忽悠点钱来买了这小说,那我再怎么拍我都有群众基础,我都好卖好宣,等于一说这个我就想起我自己,我为什么要写一个原创剧本来拍呢?在宣传呀,在什么东西,在很多方面都没有一个IP电影好做。

我当时真的就是因为,我就想要这小孩,就看了,因为我的儿子改变了我对人生的一个价值观。

网易娱乐:反复提到一个词儿——刷脸,这部电影刷了多少次脸?

魏楠:还有很多没刷呢,还有一部分没刷呢。

网易娱乐:还有额度是吗?

魏楠:还有三分之一的额度没刷呢。

网易娱乐:已经刷了三分之二了?

魏楠:对,其实我刷脸的目的,是让大家能够帮助我们,能让这个电影拍的更好。

网易娱乐:您之前合作过很多大导,像张艺谋,宁浩等等,跟这些导演肯定都有过电影方面的交流,你觉得哪些导演他的观点,想法或者他的行为有没有给过你很深的影响?

魏楠:其实每个导演都给我特别大的影响。比如说艺谋导演,我们在一起工作很多年了,他在现场拍摄,对艺术的那种严谨。包括在前期筹备、后期剪辑,所有的时候,他永远都是皱着眉头,永远都在研究这一件事,它没有自己的私生活的,什么生活都没有,就天天就干这件事,这是我从他那学习到的东西。然后包括他对颜色的一种感觉,我们这次的这个戏有点,就是颜色比较鲜艳。

其次就是我跟宁浩导演,包括,就是很多导演我都聊过,他们拍戏的状态,包括正道导演,你当时拍戏什么样子?他们都跟我讲,包括我看宁浩导演再去后期的时候,在去筹备的时候永远也是,就这样,永远皱着眉头跟哪低着头,一会儿哗冒出一句话来。其实这些做导演的人都是,真的都特可怜,特别惨,我这次终于感受到了。

郭敬明导演,就永远都是,哎呀,明天要怎么办呢,哎呀,我后天挺焦虑的。就是他在上映前一个月,他永远是在焦虑的一个状态。郭敬明导演最厉害的就是,他能承受特别大的一个压力,我一直在跟他学习就是,他能把所有的压力,今天全都在他身上,晚上的时候全放下了,就能踏踏实实睡一觉的那种感觉。就是他对自己的这种吧我,包括对演员的把控,真实特别厉害,我服了,郭敬明导演,特服。

我觉得作为公众人物,像他,我是幕后人员,他是属于公众人物,我觉得他作为公众人物,能做成这样,我觉得全世界不见的哪个人能超得过他,我这不是在说恭维的话,或者说他帮我监制,我就帮他多说话,不是那意思。就是我见过很多特别多的公众人物,我一直在幕后吗,他是我见过公众人物里,能承受压力最大的人。我觉得应该有很多人都应该已经自杀了,就他到现在还是开开心心的那种状态,我觉得这是最厉害的,服了。

网易娱乐:你说的张艺谋那种没有生活了,全是工作的那种状态是你想要的吗?

魏楠:我也是一个工作狂,我基本上从筹备一直到现在,就没干过别的。我的个人的自己的很多爱好,包括我喜欢骑摩托车,喜欢玩车,我的摩托车全都卖了,就我所有的爱好现在都没有了已经,全身心的都在投入我们的电影。如果不这样的话,你就做不了一导演,真的。

网易娱乐:做导演还要用自己的爱好去换取?

魏楠:所以你看很多导演把自己的爱好放在电影里了。

关键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上购物